无臂单身汉含勺喂养9旬母亲 拒绝当乞丐建议

当前位置 :主页 > 聚焦 >
无臂单身汉含勺喂养9旬母亲 拒绝当乞丐建议
* 来源 :http://www.merdb.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5-30 14:50
     陈星银含着汤匙一勺一勺地喂母亲      电饭锅里已煮好稀饭,陈星银用嘴舀到碗里。      电饭锅里已煮好稀饭,陈星银用嘴舀到碗里。   陈星银用下巴和肩膀把碗夹住,准备送到母亲床上。   8月22日,丰都县虎威镇的赶场天。   清晨6时,天刚亮一会。虎威镇同心村廘井沟的山梁上,一个孤独的身影正走着。   他是同心村48岁的无臂单身汉陈星银,此时斜挎着一个口袋,穿过田坎来到村头公路边,等待去镇上最早的一班中巴。5个馒头、1根筒子骨、1个电饭锅、2斤葡萄,是他当天的采购内容。   每次赶场,单面20分钟的车程来回要9元,陈星银嫌车费贵,但走路的确太费时,所以逢2、5、8日的场,他并不是每次都赶。   老板,钱在胸前这个兜,各人拿,补的钱帮我放回去就行了。每次赶场,陈星银要把这句话重复几遍。遇到好心的老板还会搭把手,帮他把东西斜跨在肩,他一并扛回家。   22日赶场回到家已是10时。卸下东西,陈星银抬头瞧了瞧天:嗯,今天太阳多大的,再出几个太阳天,包谷就可以收起来了。他用脚夹了一个空塑料袋,几脚就在院坝铺开了,然后回到堂屋,用牙衔着一袋袋装着玉米的塑料袋往外搬,然后把玉米铺了一地。   同心村村委会主任秦先田告诉重庆晚报记者,这段时间陈星银每天的安排是:上午凉快干农活,下午天热给牛羊放风。到做饭时间,就到菜地里用脚扯下茄子、青椒、嫩南瓜等放进菜篮,然后衔着菜篮边沿带回家洗一洗,用脚指夹着菜刀有模有样地剁出几个大块来。   重庆晚报记者看到,陈星银熟练地用脚趾把柴火夹住,送进灶膛,然后把打火机放到灶口,脚拇指啪地一按点燃柴火,整个灶孔一下就亮堂起来。   用脚趾舀水、洗菜、炒菜半小时后,菜就做好了。饭是出门赶场前就用电饭煲做起的。   由于母亲上月生病卧床不起,手脚无力,他不得不以自己特有的方式给母亲喂饭先用嘴衔起饭勺,从电饭煲里一勺一勺舀出半碗米饭,然后蹲下身子,歪着下巴把饭碗挪到肩膀上夹稳,再端进母亲的房间,俯下身子把碗放到母亲床边,再俯身让母亲扶着他的肩膀慢慢坐起来。然后,他用嘴衔起汤匙,舀饭凑到母亲嘴边,一勺、两勺、三勺直到母亲摇头为止。   没有双手用脚养你   儿时的陈星银原本有个幸福家庭。父母勤劳善良,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聪明活泼的陈星银是全家最受宠的幺儿。   7岁那年,他在玩耍时被高压电击倒,高位截肢失去双臂。那时,他还不懂得什么叫人生、什么叫挫折,更不知道大人们在他面前说的残疾,赋予他的究竟是什么。14岁那年,两个姐姐先后嫁到外面去了。为减轻家庭负担,左邻右舍总能看到他嘴里衔着绳子,走在田坎上。家里放牛、放羊的活儿,他都揽下了。   20岁那年,父亲去世了。看着母亲在外辛苦干活回到家后,吃不到一顿现成的饭,他开始锻炼自己的脚趾功夫用右脚趾夹起菜刀提到半空,结果掉下来砸到左脚上,至今还有疤痕。   22岁那年,大哥也去世了。为减轻母亲负担,他不仅学会了烧火、切菜等家务,还学会了插秧、挑粪、施肥、掰包谷、编箢篼等农活儿。   如今,他48岁,母亲91岁。   24头羊、2头牛、4只鸡、2亩包谷   妈妈年岁大了,上个月20号左右,她突然下不了床了,手也没得力气。昨日,在陈星银家中,他对重庆晚报记者如是说。   他光着脚板,右脚趾两个泛黄的老茧清晰可见。因为穿袜子费时费劲,这双脚哪怕在冬天也不穿袜子。   三间土墙屋,一个羊圈和24头羊,院坝外2头牛、4只母鸡,以及屋梁上悬挂的包谷,几乎就是陈星银的全部财产。   去年我喂了8头羊,今年更多了。院坝里晒着的包谷粒和屋梁上挂的包谷,陈星银说这些都不卖,是牲畜的口粮。不管是牛还是羊,下午他都要带它们出去放风。等它们长膘了产了崽,就卖小羊和小牛,今年估计能卖5000元。   跟其他村民一样,陈星银也会种庄稼。   吃饭弄菜、烧火煮饭、挑水挑粪,他样样做得来,比村里其他好手好脚的还要利索。同心村村民孙延芳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前几天农忙,村民们忙着掰包谷。他的2亩包谷都掰完了,我们还有几块地没弄完。孙大婶说,陈星银掰包谷时,先是用脚趾夹住包谷顶端,向下用力掰下包谷,然后夹着放进背篼背回家。剥包谷粒比有些正常人还麻利,一只脚掏出一根包谷踩住,另一只脚的脚趾顺着包谷粒来回搓,一根包谷棒很快脱完粒。   从买种子到施肥,从除草到收获,种庄稼是一个系统活儿,没有双手的陈星银是如何独自完成的?陈星银笑了笑,眼角露出泛黄的皱纹,除草可以用脚拇趾去扯,舀粪水可以用下巴和肩配合完成,多练几回就顺了。   红白事主动凑份子,还担水扛桌椅   赶场回家,晒好玉米,陈星银接着要去邻居董素珍家吃70岁寿酒。   作为与年迈母亲相依为命的残疾单身汉,遇上村里红白事,有人劝过他不用去凑份子钱,如果每家都去,一年下来开支太大了。   他也犟,每次都要去,送个三五十元,关系近的还送得多些,而他和他母亲每月的低保金加起来不到500元。村主任秦先田说,陈星银的家距村里其他农户较远,加上他身体残疾,所以村里有红白事,村民们都不好意思找他帮忙,但只要听到别人家要办事,他都要去。   同心村村民陈星义回忆,5年前自己父亲去世,家里忙成一锅粥,我根本没想过要请陈星银来帮忙,结果他从别人那里听说后就赶来了,二话不说就担水、扛桌椅板凳。   陈星义说,凡是能用肩膀扛的活儿,陈星银做起来特别利索。陈星义多次在包谷地里见过陈星银用脚浇水施肥。我试过用脚挂空的粪罐都挂不稳,他还要装粪水挨个淋。就算碰见我也在包谷地里干活,他也从不主动找我帮忙,一个人低着头慢慢浇水施肥。   没有好手,我有好脚回击当乞丐建议   秦先田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前几年有村民给陈星银支招,说大城市火车站有不少没手没脚的乞丐,每年能挣好几万,让他到重庆火车站或丰都火车站乞讨。不料陈星银听到后气得脸红脖子粗,怒斥对方没有好手,我有好脚,不得去挣这种钱。   陈星银告诉重庆晚报记者,这些年来种点庄稼,养点家禽牲畜,基本够他和母亲的开销。更何况我妈的岁数也大了,屋头没人在家照顾她,我不放心。   陈星银赶场时,镇上一些摊贩经常主动提出不收钱,他都拒绝了。秦先田说,他会坚持探出身子,让摊贩们从他上衣口袋里掏钱,不掏钱他就站在摊位那里不走。   在秦先田眼里,陈星银极少向村委、镇政府寻求帮助。他和他母亲的低保由政府补贴,唯一一次找政府帮忙是希望为家里通自来水。秦先田说,同心村住户分散,尤其陈星银家较远。去年底政府帮他接通了自来水,水管费和入户费1000多元由虎威镇政府承担,水费由他自理。   从不在外留宿,担心母亲没人照顾   昨日刚好回娘家的陈星银大姐陈淑珍说,妈妈喜欢吃水果,弟弟赶场都会买水果回来,妈妈身体不好,弟弟今天专门给她买了一根筒子骨回来熬粥。   今年91岁的母亲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上个月起开始卧床不起,话也说不清了,一日三餐给母亲喂饭喂药成了陈星银的头等大事。   陈淑珍说,哪怕就在村里走亲戚、吃酒席,弟弟都是早上出门下午必回,从不在外过夜,担心母亲没人照顾。因为弟弟家附近仅有的两户邻居早就搬走了,找不到人可以帮忙照看母亲。   在母亲床边搭木板床,方便照看   自从母亲生病卧床不起开始,陈星银就在母亲的床边搭了一张单人木板床,方便起夜照顾她。经村主任秦先田提示,重庆晚报记者才发现大床旁边这张用木板搭建的单人床,蚊帐已没有原本的白色,床四周堆满杂物。屋顶的瓦片零星掉了几块,抬头还能看见少许天空。   陈淑珍知道弟弟不容易,曾提出把母亲接到自己家照顾,但母亲不干。她说自己不爱出门,又晕车,路上来回折腾受不了。陈淑珍说,弟弟还宽慰她,说自己是单身负担不重,能够照顾母亲,不愿增加姐姐的负担。   电饭煲常保温,让母亲随时吃热饭   秦先田介绍,陈星银除了在电饭煲里煮好饭,还会经常按下保温键。因为他需要随时喂母亲,尽可能让母亲吃上热饭热菜。一个月前母亲卧床双手无力,他便开始用自己的嘴,一汤匙一汤匙喂母亲。给母亲喂完饭后,他还要再去给母亲端一碗汤,再用嘴一汤匙一汤匙喂母亲。每喂一次饭,陈星银都会汗流浃背。   除了养牛养羊补贴家用,陈星银还专门养了4只母鸡。陈淑珍说,母鸡下的蛋弟弟都留给母亲吃了。   亲自操办母亲90岁大寿,办了45桌   农村有种说法,老人做大生一定要热闹,今后身体才会健康。孝敬母亲的陈星银,对母亲的生日当然非常在意。去年他亲自为母亲操办了90岁寿酒。   说起母亲的这次寿宴,不爱多说话的陈星银露出少有的笑容。他说:整了45桌,只剩一桌没坐满,就在自己院坝里办的。大家都来捧场,老人家也高兴得很。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周小平记者王乙竹重庆晚报影友会会员高志相熊波摄影报道   他的脆弱,也是他的坚强   无臂残疾人陈星银,每天照顾91岁卧病不起的母亲,日常生活都是靠嘴巴、下颚、身子和脚趾来完成的。他的故事除了让我们感动,还有钦佩。因为他的脆弱,其实也是他的坚强!   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有句名言上天完全是为了坚强我们的意志,才在道路上设下重重障碍。在陈星银的身上,我们看到有一种人生叫天意弄人,有一种勤奋叫自食其力,有一种感动叫自信乐观,有一种精神叫自强不息。   没有好手,我有好脚,这位老实巴交、不善言辞的汉子说不出什么长篇大论,但他朴实的故事能让很多四肢健全的人汗颜、羞愧。他在逆境中体现出的勇气和力量,证明着他的自尊、自信、自强、自立,映射着那些整日怨天尤人、悲叹命运不公的人。而这,也是我们为读者奉上这篇故事的原因。   重庆晚报周小平王乙竹高志相熊波